maliaconico

活在梦里。杂食。信白是信仰,拆家滚蛋。

看了很多骂信白ky的,还喊着双白ok?白鹊ok?邦信ok?…看猴露群里,一位匿名邦觉得热闹就说一句韩信老婆跑了,匿名李白就发我站双白双信谢谢需要在下竖中指吗?后面我朋友发一个这是猴露群不提其他cp,那匿名白还特别正义(嘛,毕竟披着一张衣服不怕嘛)的说:有你们多吗?
哦呵呵,我进那群就没看见过信白。只看过一群莫名其妙突然说信白ky的。
原来你们这不叫ky。
原来你们眼里只有信白的ky才叫ky。
神tm的正义。

被气了一下问写不出来了。
莫名其妙被说cnm还被说ky。
呵呵了我不就要个qq号发个表情包吗???
素质不求12连只求人人有一点谢谢。

把暑假想写的东西列了一个清单
信白【心陨】(应该可以完结,嗯。)
酒鱼【蝴蝶效应】(没错是酒鱼,我接受了白all,本来是信白的,但是一想到蝴蝶就想到鲲,庄白没办法,庄周太受了/b)
约白【守约】(大概五篇完结,并不算he)
云白【belong me】(也许中长篇也许短片?谁知道呢)
亮白(题目没想好,角色想好了至于内容…还没想好x)

请各位接好我的大刀子x貌似这里没几篇he的x

【约白】守约1 组合

百里x范白 ,设定百里一开始就叫百里,而不是百里守约。
各位,来吃邪教吗?

夜,被点缀在夜空的星辰闪烁着微不足道的亮光,月亮高高悬在其中,呈现一个完美的圆形。
虫鸣包围了整片森林,如同奏乐般,人们行走于其中从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或喧杂,将其视为了森林应有的一部分。

可今天森林的夜晚,却并不平静。

“沙沙沙——”
灌木丛不断被什么东西快速拨开穿过,身影敏捷得像是被追赶的羚羊,从那粗喘声中能听出其是那么惶恐,仿佛身后就是死神来临,他只能被迫逃离。

而却难逃一死。

“啧。那家伙又迟到。”
一个男人在月光下现身,额前银色的发在光的照耀折射出冰冷的光泽,湛蓝色的双眸里明显带着不快的情绪,却不是因为在他面前的这位男人———哦,不,应该说是:因为力量失控而无法收拢身后恶魔羽翼的吸血鬼。

不过他的羽翼也被面前这位猎魔人两剑砍断,翼膜已经消失不见,只能看见血肉模糊的翼骨垂在背上。

典型的插翅难逃。

“你打算怎么样呢?这位吸血鬼先生?”
猎魔人的语气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慵懒,他微眯起眼眸,打了个哈欠:“不如早死早超生,哦不对,你也不能超生。早死让你自己好受点也让我好受点,就算是杀惯你们了可我依然会很困啊。”
“就算是死,也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
见自己的结果已是定局,与其坐等,不如反季,反正结局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拼劲全力x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吸血鬼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鲜血溢出,原本黯淡的红瞳突然像是在燃烧一般闪着诡异的亮光,下一刻,吸血鬼在范海辛面前消失不见,速度快到让人只能看见残影。
他要让这个该死的猎魔人付出代价!
“砰!”
一声枪鸣。
贯穿了这位神速者的左腿膝盖,使其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砰!”
这是第二声枪鸣,击中了他还妄图伸向范海辛的,带着尖利指甲的右手手心。
吸血鬼闷哼一声,嘲讽这在暗地里狙击自己的神枪手:他可是吸血鬼…这种小伤……
可他下一秒便笑不出来了。
他的皮肤冒出了青色的白眼,如被火燃烧一般的痛感卷席他的感官。
这是…被圣水祝福过的子弹!
“砰!”
这是第三声枪响,却故意偏了一偏,原本能中其心脏了解,却只打中了他的肩胛骨。
一旁的范海辛无奈地抽出了十字驱魔剑,指向倒在地上痛苦的,已经无力反抗的吸血鬼。

刀锋落下。

血液喷洒,几滴溅上了他那白皙的脸颊。
下一刻吸血鬼便化作一团灰尘,被风吹散,消失不见。
“啧啧。果然吸血鬼就是省事。死了连个尸体都没有,都不用埋了。”
那不正经的熟悉声音响在范海辛耳边,扭头看向那声音的来源时,发现对方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手里拎着狙击枪,脸上带着
没心没肺的淡雅微笑。

百里伸出手,帮自己的挚友抹去了那沾在脸颊上的血滴:“吸血鬼的血也是祸害,留在身上要是你破相了可没小姑娘要你了……”
“如果你守时来,会有这种情况吗?”范海辛瞪了他一眼后拍开了他的手:“要是你守时来,我根本不用追他那么久。”
“嘛,活着就要随心轻松嘛——”当事人不仅毫无悔改之意还不要脸地说道:“时间这种东西对我们来说可是不存在的哦。”
“啧。”
范海辛表示出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撇开百里向前走去,百里陪笑着跟上,尽扯些有的没的。
两位谈笑青年的声音慢慢消失不见。

虫子的鸣叫以及河边青蛙为求偶而唱的歌谣再次变得清晰。萤火虫成群在森林里飘荡,仿佛森林的明灯一般。

森林终于再次悄然入睡。


-tbc-

信白』心陨5 开章



牧场走到村落路程的时间,从早晨算起,走到正午。
正午的太阳毒辣,连云朵飘过也遮不住那耀眼的光球,在云层件隐隐约约刺出灼目的白光。
村落里的人们却依旧热情,孩童们不停奔跑玩耍;妇女们身穿白色长裙,站在平原上大声呼喊自己孩子的让其归家;老人从火炕上拿起烤好的羊肉串分享给家人。


“看来你们过得不错。”范海辛说道,手里晃了晃刚被一位热情老人硬塞到手里的羊肉串儿,下一刻就被身边的韩信偏头咬了一块肉去。
“大家过的都不算富裕但也不算穷,这里的气候又好,牧场也大,只要不偷懒,都吃得饱穿得暖,都过得很好。珍妮…,本来再过几天就要嫁给我的。谁知道来了吸血鬼…”
给两位教廷职员带路的牧羊人彼得轻声说道:“珍妮是个好姑娘,她是全村公认的,最美的姑娘!……她现在不敢回家,天天呆在我家里,门也不开…。一夜里自己差点被吸血鬼咬了亲人还都被杀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一定很害怕吧。”青年暗自低头,握紧了拳头,却又突然松开:“可我……,还是希望能给她幸福。”


“珍妮?你在吗?我带了两位教廷的使者来……,求你开门…,珍妮?”
来到了彼得的家,李白四处观察了一遍,比起其他人,他的家整体更小,家里的布置也只有些简单的生活必须品,除此再无别的事物。
另外,家里,似乎只有他和珍妮两人。
他的长辈们呢?
“我不想见我也不想看到你!走开!!”
卧室里传来歇斯底里的吼声,女人将近癫狂一般的悲痛的叫声:“哦天,我的一切……我失去了一切,我怎么还能渴望救赎……”
“珍妮…拜托你了……”彼得的哀求还在继续,韩信不耐烦地把他推开,用力敲了敲门,语气是与彼得截然相反的坚定:“珍妮·弗雷小姐。我是教廷特使韩信,我的同伴是van helsing。我们代表教庭而来。”稍作停顿,给予那位姑娘几秒的思考时间:“只有你面对我们,并且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情况,我们才能帮助你。你明白吗?”
“请将门打开。”


古老的木门被慢慢推开发出“吱呀——”的响声,一位少女探出头来,她脸色发白,眼角乌青浓重,看得出她已经很久没有睡眠过了。头发乱糟糟的缠在一块,浑身几乎骨瘦如柴,丝毫看不见彼得口中全村最美的姑娘的影子。
韩信心里一痛,这个女孩,看起来只有18岁左右。
她本应该有着她这个年龄应有的一切:穿着花裙子在草原上与同伴们嬉戏,晚上坐在一起高声歌唱。她会嫁给彼得,看得出这个男人很爱她,她也会爱她。她的父母和家人们会给予她祝福……
哦,该死的吸血鬼。
韩信咬了咬牙。
“进来吧……彼得不许进来…,我害怕。”
女孩虚弱地说道,彼得原本要跟着进房,听到这句话后身体一震,嘴唇开启一闭上,欲言又止却只能停在门外。
卧室昏暗,采光点极差,只有墙的最顶头有一小面能够打开透气的窗户此时也被窗帘拉上,只有一台小小的蜡烛在桌面上不停燃烧,却也是要烧尽了。
在女孩关上门后便将自己重重地摔回床上:“请说吧,你们想问我什么?”
“请你告诉我们你的经历。”
“……”女孩闭上双眼,双手捂上脸,从脸颊滑下的泪水滴落在裙子上,流下一点点水渍。平复下心情后,她轻声说道:“那个晚上…我待在我家楼顶的小阁楼里………,马上给要到妈妈的生日了…,我想偷偷给她做一件漂亮的头巾。”
“突然楼下传来惨叫声,还有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音,我的祖父…祖母…喊了一声之后没了声音,我的妈妈喊着吸血鬼……之后也听不到声音了。”
“我从阁楼门的缝隙向下看…,父亲似乎拿了什么东西…好像是刀想跟吸血鬼对抗……,可是…!”
女孩的声音绝望又尖锐:“吸血鬼用手……哦天,只是用手!他贯穿了我爸爸的躯体,从里面拿出脏器………”
“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的发,他的身型,让我真的很熟悉……他一定是村子里的人!我们村子里藏了一个吸血鬼!!”


_tbc_

【信白】心陨4』预兆

黑色的天空。
血红色的。
花。

韩信站在花海中,每一朵鲜花红得似被鲜血浸透,让他颤栗让他害怕。

黑色天空。世界似乎是在旋转。
不停的转着。
他迷茫他恐惧。

还有…
『孤独』。

天旋地转,大脑仿佛炸开般的一片空白。
此时的世界似乎下起了白雪。
雪覆盖了视野,那是刺眼的灼目的白。

韩信闭上了眼睛。

——————————————————————————
“这是你们,哦不,是van helsing——我亲爱的弟弟李白,第一次执行任务。”

远离人类城镇的郊外,明媚的阳光带着暖意如碎金般洒向地面,平原长满了齐膝高的绿草,像云朵儿一般的绵羊成群结队慢悠悠地啃食着鲜草,两只牧羊犬在它们周围打转放哨。

“德乌克*。处于我们国家统治边缘的小村。”
圣殿骑士团的团长懒洋洋地说道,他那有着天空演色的双眸微微眯起,嘴角上扬,扬起不明意味的浅笑。
“据那边的汇报,有几户人家遇到了吸血鬼的毒害。”
“我派你们去调查,顺带击杀那里的吸血鬼。”
“相信我的未来的特使以及我未来的接班人——”
“会给我完美的答卷。”

马的嘶鸣打破平静,村子的放牧人抬头看去,只见两个人骑着骏马,快马扬鞭。一位浑身过的结结实实,头上还戴个帽子,脸都不给看。另一位穿着一身教廷的装束,银发扎成马尾高高梳起,从脸的年龄看来已经微步入青年,线条还不是那么的硬朗,带着属于少年的稚嫩。
教庭的人。放牧人想着。还以为教廷不会管我们这偏远小地方呢。
下一刻两位教廷职员已经冲到他的面前,以为他们要撞向自己,猛的抱头闭上眼睛,心里祈祷着:上帝保佑我上有老母下有孩子还有个大肚子的老婆还没生下二胎………
“喂。”
马在离他不到10步路远时竟然被拉住了,那装束几乎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一样的少年从马上跳下,走向那人,掏出证件抬头与其视线对视。虽然声音清冷却还是能听出那极力克制的喘息声。
“你知道珍妮·弗雷的家在哪吗?”


_tbc_
*我乱编的!去查有没有这个村的你们就输了!2333

看了看心陨,发现我的文写的居然是友情向的orz(自娱自乐玩出毛病来了)之后怎么写成爱情片都不懂了orz

果然还是忘掉设定——让特使把范海辛强一顿之后来一场追妻之旅………(你滚吧)
我的天想想真的可以啊(出门右转不送)
好的暑假准备写车x(并不会开车的人快走吧)
让我先熬过这两天orz

我实在忍不住yy………
如果李白出kpl系列(说不定kpl系列是刺客专栏呢)出个叫逐梦之华的,金长发低扎,白色外袍里面是黑白紧身衣,腰带上系黑色剑鞘,抽出来是橙色激光剑…。(你走吧)台词再是一些表达自我的比如说永站光明的一角或者什么自由啊什么的
想想就激动

心陨被喜欢的太太喜欢了…/捂脸
太开心了本来我还很懒想等几个月(你走)暑假再写的
瞬间有了动力/升天

关于心陨

在我的设定里李白是一个…精神上有点自闭的人,总而言之在现阶段他不会太耀眼也不会太骄傲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让人意外的举动。
但我希望他的人生中是有三个或者两个人,能成为他精神上的依靠,让他知道原来你们是爱我的什么什么……。
本来我是打算让虞姬成为这种角色的,可是发现,貌似精灵女王的身为让这个人物变得有些僵硬,如果是虞姬,或许会让李白的思想往非人的种族那边倾斜,于是就放弃了。
最后还是决定以在本文设定为范海辛的哥哥的圣殿和挚友特使担当这类角色。
张良嘛是哥嫂,跟李白这边似乎也不会太有联系,认识下,知道他俩关系就好了。
可能会be可能会he,但有些人物是一定要死的/b
感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