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信白』心陨5 开章



牧场走到村落路程的时间,从早晨算起,走到正午。
正午的太阳毒辣,连云朵飘过也遮不住那耀眼的光球,在云层件隐隐约约刺出灼目的白光。
村落里的人们却依旧热情,孩童们不停奔跑玩耍;妇女们身穿白色长裙,站在平原上大声呼喊自己孩子的让其归家;老人从火炕上拿起烤好的羊肉串分享给家人。


“看来你们过得不错。”范海辛说道,手里晃了晃刚被一位热情老人硬塞到手里的羊肉串儿,下一刻就被身边的韩信偏头咬了一块肉去。
“大家过的都不算富裕但也不算穷,这里的气候又好,牧场也大,只要不偷懒,都吃得饱穿得暖,都过得很好。珍妮…,本来再过几天就要嫁给我的。谁知道来了吸血鬼…”
给两位教廷职员带路的牧羊人彼得轻声说道:“珍妮是个好姑娘,她是全村公认的,最美的姑娘!……她现在不敢回家,天天呆在我家里,门也不开…。一夜里自己差点被吸血鬼咬了亲人还都被杀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一定很害怕吧。”青年暗自低头,握紧了拳头,却又突然松开:“可我……,还是希望能给她幸福。”


“珍妮?你在吗?我带了两位教廷的使者来……,求你开门…,珍妮?”
来到了彼得的家,李白四处观察了一遍,比起其他人,他的家整体更小,家里的布置也只有些简单的生活必须品,除此再无别的事物。
另外,家里,似乎只有他和珍妮两人。
他的长辈们呢?
“我不想见我也不想看到你!走开!!”
卧室里传来歇斯底里的吼声,女人将近癫狂一般的悲痛的叫声:“哦天,我的一切……我失去了一切,我怎么还能渴望救赎……”
“珍妮…拜托你了……”彼得的哀求还在继续,韩信不耐烦地把他推开,用力敲了敲门,语气是与彼得截然相反的坚定:“珍妮·弗雷小姐。我是教廷特使韩信,我的同伴是van helsing。我们代表教庭而来。”稍作停顿,给予那位姑娘几秒的思考时间:“只有你面对我们,并且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情况,我们才能帮助你。你明白吗?”
“请将门打开。”


古老的木门被慢慢推开发出“吱呀——”的响声,一位少女探出头来,她脸色发白,眼角乌青浓重,看得出她已经很久没有睡眠过了。头发乱糟糟的缠在一块,浑身几乎骨瘦如柴,丝毫看不见彼得口中全村最美的姑娘的影子。
韩信心里一痛,这个女孩,看起来只有18岁左右。
她本应该有着她这个年龄应有的一切:穿着花裙子在草原上与同伴们嬉戏,晚上坐在一起高声歌唱。她会嫁给彼得,看得出这个男人很爱她,她也会爱她。她的父母和家人们会给予她祝福……
哦,该死的吸血鬼。
韩信咬了咬牙。
“进来吧……彼得不许进来…,我害怕。”
女孩虚弱地说道,彼得原本要跟着进房,听到这句话后身体一震,嘴唇开启一闭上,欲言又止却只能停在门外。
卧室昏暗,采光点极差,只有墙的最顶头有一小面能够打开透气的窗户此时也被窗帘拉上,只有一台小小的蜡烛在桌面上不停燃烧,却也是要烧尽了。
在女孩关上门后便将自己重重地摔回床上:“请说吧,你们想问我什么?”
“请你告诉我们你的经历。”
“……”女孩闭上双眼,双手捂上脸,从脸颊滑下的泪水滴落在裙子上,流下一点点水渍。平复下心情后,她轻声说道:“那个晚上…我待在我家楼顶的小阁楼里………,马上给要到妈妈的生日了…,我想偷偷给她做一件漂亮的头巾。”
“突然楼下传来惨叫声,还有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音,我的祖父…祖母…喊了一声之后没了声音,我的妈妈喊着吸血鬼……之后也听不到声音了。”
“我从阁楼门的缝隙向下看…,父亲似乎拿了什么东西…好像是刀想跟吸血鬼对抗……,可是…!”
女孩的声音绝望又尖锐:“吸血鬼用手……哦天,只是用手!他贯穿了我爸爸的躯体,从里面拿出脏器………”
“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的发,他的身型,让我真的很熟悉……他一定是村子里的人!我们村子里藏了一个吸血鬼!!”


_tbc_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