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约白】守约1 组合

百里x范白 ,设定百里一开始就叫百里,而不是百里守约。
各位,来吃邪教吗?

夜,被点缀在夜空的星辰闪烁着微不足道的亮光,月亮高高悬在其中,呈现一个完美的圆形。
虫鸣包围了整片森林,如同奏乐般,人们行走于其中从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或喧杂,将其视为了森林应有的一部分。

可今天森林的夜晚,却并不平静。

“沙沙沙——”
灌木丛不断被什么东西快速拨开穿过,身影敏捷得像是被追赶的羚羊,从那粗喘声中能听出其是那么惶恐,仿佛身后就是死神来临,他只能被迫逃离。

而却难逃一死。

“啧。那家伙又迟到。”
一个男人在月光下现身,额前银色的发在光的照耀折射出冰冷的光泽,湛蓝色的双眸里明显带着不快的情绪,却不是因为在他面前的这位男人———哦,不,应该说是:因为力量失控而无法收拢身后恶魔羽翼的吸血鬼。

不过他的羽翼也被面前这位猎魔人两剑砍断,翼膜已经消失不见,只能看见血肉模糊的翼骨垂在背上。

典型的插翅难逃。

“你打算怎么样呢?这位吸血鬼先生?”
猎魔人的语气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慵懒,他微眯起眼眸,打了个哈欠:“不如早死早超生,哦不对,你也不能超生。早死让你自己好受点也让我好受点,就算是杀惯你们了可我依然会很困啊。”
“就算是死,也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
见自己的结果已是定局,与其坐等,不如反季,反正结局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拼劲全力x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吸血鬼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鲜血溢出,原本黯淡的红瞳突然像是在燃烧一般闪着诡异的亮光,下一刻,吸血鬼在范海辛面前消失不见,速度快到让人只能看见残影。
他要让这个该死的猎魔人付出代价!
“砰!”
一声枪鸣。
贯穿了这位神速者的左腿膝盖,使其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砰!”
这是第二声枪鸣,击中了他还妄图伸向范海辛的,带着尖利指甲的右手手心。
吸血鬼闷哼一声,嘲讽这在暗地里狙击自己的神枪手:他可是吸血鬼…这种小伤……
可他下一秒便笑不出来了。
他的皮肤冒出了青色的白眼,如被火燃烧一般的痛感卷席他的感官。
这是…被圣水祝福过的子弹!
“砰!”
这是第三声枪响,却故意偏了一偏,原本能中其心脏了解,却只打中了他的肩胛骨。
一旁的范海辛无奈地抽出了十字驱魔剑,指向倒在地上痛苦的,已经无力反抗的吸血鬼。

刀锋落下。

血液喷洒,几滴溅上了他那白皙的脸颊。
下一刻吸血鬼便化作一团灰尘,被风吹散,消失不见。
“啧啧。果然吸血鬼就是省事。死了连个尸体都没有,都不用埋了。”
那不正经的熟悉声音响在范海辛耳边,扭头看向那声音的来源时,发现对方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手里拎着狙击枪,脸上带着
没心没肺的淡雅微笑。

百里伸出手,帮自己的挚友抹去了那沾在脸颊上的血滴:“吸血鬼的血也是祸害,留在身上要是你破相了可没小姑娘要你了……”
“如果你守时来,会有这种情况吗?”范海辛瞪了他一眼后拍开了他的手:“要是你守时来,我根本不用追他那么久。”
“嘛,活着就要随心轻松嘛——”当事人不仅毫无悔改之意还不要脸地说道:“时间这种东西对我们来说可是不存在的哦。”
“啧。”
范海辛表示出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撇开百里向前走去,百里陪笑着跟上,尽扯些有的没的。
两位谈笑青年的声音慢慢消失不见。

虫子的鸣叫以及河边青蛙为求偶而唱的歌谣再次变得清晰。萤火虫成群在森林里飘荡,仿佛森林的明灯一般。

森林终于再次悄然入睡。


-tbc-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