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信白』心陨6 Who is she?

特使x范白

有私设。不懂请看我主页前文。


“两位就在我家住到消灭吸血鬼后再走吧。也好保护珍妮。”


见韩信李白从珍妮的房间里出来,彼得急忙迎了上去,语气诚恳:“我家虽然不大…但给予两位提供住所还是可以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韩信说道,却眉头微皱,珍妮说吸血鬼藏在他们村子里,那么村子里的任何人都有被怀疑的嫌疑,热恋着珍妮·弗雷的彼得也不例外。
“彼得,你的家人呢?”
沉迷许久的范海辛终于开口,他对上青年的眼睛,那目光像是在看着他,又像是穿过了他,神情麻木得仿佛在看着的只是一樽雕像:“父母,兄长,爷爷…。你的家虽然不算很大,却有很多空房间…”“他们…都去世了。”
李白目光一凌:“怎么去世的?”
“因为遗传病……,我的家族……其实并不是很健康,我爷爷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很早就过世了,父亲…也是……。”彼得支支吾吾,低下头,再不敢直视范海辛的目光。
刚才那实在太澄澈如同蔚蓝天空的眼眸,带上如刀般锐利的目光,像是要把他的秘密,他的一切,全部挖开,一点一点解剖在光明下。
“原来如此。失礼了,也请你理解。这是必要的调查,有助于我们了解你并将你排出嫌疑。”
李白将手掩在风衣后,轻点身边韩信垂下的手臂试意他不要再说话:“那么,带我们去房间吧。彼得。”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安顿下来,已是深夜。韩信谢绝了彼得给另外房间的建议与李白共处一室。拿起烛台放到桌上,知道范海辛还没睡着便将自己的结论轻声说道:“要小心点。”
“他的确有问题。可问题的关键点又不在于他。”
躺在床上的少年坐了起来,拿起特使刚才放在自己床头的杯子,饮下其中液体,本以为是水没想到居然是牛奶。
“牛奶有助于安神。”韩信好笑地看着对面那人发愣的样子解释道:“刘邦告诉我,你睡眠不好。”
“谢谢。”不自然地道谢,哦天,刘邦?兄长真是爱管闲事,李白伸手揉了揉眉心,重新理下思路。从床上走下坐到了桌旁的椅子上。掏出纸和笔,写到:“彼得说他的爷爷父亲死于先天性遗传病,这点可能可信。可他家族的女性——他只字未提。”
“或许他只是没说出来?”韩信也站了起来,单手撑在桌角看着。
“可他明显不想说。不是不知道,就是在想隐瞒什么。他明显在思考。”
“!”范海辛手中的笔被特使抢过,在纸上写下潦草色字迹:“所以,彼得在你看来,很有可能是吸血鬼?”
“不一定。”李白瞪了他一眼,拿过笔写到:“吸血鬼,只有初代和贵族才能在阳光下行走。可彼得在我们来时还晒太阳,你认为,以吸血鬼贵族的个性,会来这小地方放羊?”
特使懒得拿笔,斜眼看他:“不会。”
“彼得暂时我们还得监视。因为他绝对不是无关人士。而且珍妮·弗雷。”范海辛清秀的字迹因为紧张而潦草起来:“你观察她的房间了吗?昏暗,无光,一个被吸血鬼袭击过的女人,怎么能容忍自己呆在那种地方?”
韩信面色凝重起来,确实,黑暗给予吸血鬼行动的屏障,理应来说,她应该把自己完全暴露在阳光下,无论如何都不去阴暗角落才是。
“为什么吸血鬼会漏过她?”
“为什么只有她一个生还?”
“一个屠杀了她全家的吸血鬼,藏在她村子里的,怎么可能会漏过一个美丽,年轻,充满活力的姑娘?”

“珍妮·弗雷。”

字迹加重,特使呼吸因为紧张而急促。
“或许在那个晚上,被吸血鬼同化了。或者。”
“她就是那个吸血鬼。”




_tbc_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