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信白】心陨7』奸商



海。

少女站在海面上。

亚麻色的卷发被海风吹起,在空中飞扬。

天气明朗,遮挡太阳的云终于被风赶走,那发光的火球不遗余力地发出美丽的金色光辉照耀大地,海洋,世界。

海面,映照了天空的颜色,颜色却更蓝更深。

风似乎停了。少女的发不再在空中飞扬,自然的垂落,落到了海面上,点出一圈圈涟漪。


海面上,当然也映照了少女。
那发像是树根,与那映照出来的女孩儿的长发相连,那女孩儿的发也是亚麻色,站姿,衣裙,都与站于海面上的少女一模一样。

只是啊,女孩那儿的天空,却不再是蔚蓝色的了。

那是血一般的红啊。

女孩微笑起来。

手中拿着的布偶,是用毛线针织出来的男孩儿。

男孩儿的嘴用黑丝,牵出的那长长的,代表笑容的弧线,却显得他有些病态和空洞。

海水映照出来的女孩儿微笑了起来。

“大家都一起来,好不好。”



———————————————————————————————

正午过后,毒辣的太阳被几片云朵覆盖,风不知从哪里旅游过来,一阵阵吹过平原,给生灵们带来丝丝凉意。

现在是午休的时间,牧羊人们躺在草地上闭目养神,睁眼看到结伴去河边打水的美丽姑娘,不知是谁吹了声挑逗的口哨,其他牧羊人见了竟也跟风吹了起来,嘈杂的哨声不停响起,惹得人家姑娘面目羞红快步跑开了。

老人们坐在屋檐下,一些怀里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孙子孙女,低声哄着;另一些则身边多了吵着要听故事的孩子们,好不快活。

不过,午休时间可不属于任何人。



两人匆匆快步走过用粗糙石块铺成的道路。前面一人低头看着手里拿着的人工“地图”,后面一人手里提着长枪,神情复杂地看着面前这位“向导”拐进一条胡同后有拐入另一条,有时还会小心翼翼地敲门问:“请问是……”每次都以找错人为结果。

“受不了了,路痴就不要乱带路。”韩信终于忍无可忍把李白手里的地图抢了过来,看了之后脸色却更难看了起来:纸上布满了杂乱无章的的线条,代表房子的方形和代表路径的两条竖线交插在一起,根本分不出哪个是路哪个是房屋。

“路痴就不要乱带路。”自己的好队友李白学着他的语气说道,从尾音的突然上扬听得出他憋笑憋的有多厉害。

在韩信带路后的15分钟,他们成功又在各大小巷子里绕了3圈,最后居然能绕回彼得的小木屋,李白为了表达自己的膜拜之情给予了韩信大大激烈的鼓掌声。

最终韩信放弃了所谓的“地图”,迁怒地将那纸撕成了随便任其随风飘散,冲到正在玩耍的孩子们面前,原本怒气冲冲的脸立马上扬起微笑,成功演绎了一名好特使应有的教养:“请问,你们知道,尼基塔家在哪里吗?”

在孩子们的带领下他们又绕了至少5条小巷子才终于来到了尼基塔青年的住处,没想到竟然是一家批发店,货架上堆放着从外地运来的糖果,面粉,烟草等等。

看着被那群带路的孩子围着喊要糖的韩信,知道他目前身无分文只带了一把长枪防身的范海辛决定对其施以援手。

“为什么这里的糖果我买了3盒还是不够分一群孩子吃。”范海辛身为消费者很是不满地盯着这家店的主人————尼基塔先生,一位留着艺术气息的小胡子,头发被头油擦的亮晶晶的,并且穿得很大城市化很贵族风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的男人。

然而这家伙干净的仪表虽然很合范海辛的品味但他还是要给这家伙打差评:奸商。

“谁知道那运货的车夫有没有偷吃呢…不过我认为更大的可能性是那群孩子太贪吃了,我尊敬的先生。”尼基塔笑着答道,他明显是个很成功的商人,手上戴着各个黄金白银支撑的巨大戒指,并毫无例外都镶嵌着华丽的珠宝。

“咳,尼基塔先生,据我所知您是位优秀的商人,也有相当多的财产,为什么要在这偏远的小村落开个小杂货店呢?”韩信赶紧按住搭档想站起来说理的肩膀并将话题转入正轨。
“哦?看来教廷是有调查我了。”男人眯起眼睛,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两位年轻人:“不过我也没有什么秘密。硬要说为什么要在这里开店的话……”嘴角绽开微笑:“大概是因为我出生在这里吧……”
对于某位奸商的美好童年李白表示自己一点也没兴趣知道并且非常希望能代表消费者谴责一下这奸商的良心。最懂搭档的特使大人(其实他也不想听)不好意思地打断了这位先生的回忆并请他说一下吸血鬼袭击珍妮·弗雷家的那一个晚上他在哪,在干什么。



“对于弗雷家,我感到很悲伤。”尼基塔将他那从当天早晨他进了多少货讲到凌晨2点他听到惨叫之后又困得睡了的过程,十分详细的讲了一遍,韩信看了看表,表示尼基塔先生的这般报告真实在是太精细优秀了,竟然拖了他们2个半小时听他讲废话。

李白则将你家人呢,你的产业呢等等问题机械性地问了一遍,得到回答后想要讽刺讽刺这位奸商,没想到却被反将一军问候了自己的工资和家产并被嘲笑了一番。
银发的青年最终压低了帽子将审问这活交给了搭档,他心想:果然和奸商是不需要交流的,对他们的只能是自己的子弹和拳头。

夕阳西下,火红的光将整片平原映成了温暖的橙色。

“祝你们早日杀了那吸血鬼,好让弗雷姑娘快快振作起来。”尼基塔先生见那两位教廷使者是走了也不站起送客,他依旧坐在自己那阳光照不到的紧靠柜台的阴暗角落,眼珠深处像是有红色在发着光一般:“顺便请帮我关一下门,谢谢

李白颜色微黯。

他本站在门口,此时却冲向了尼基塔,将其从椅子上拽起,狠狠一发力将他推到了阳光之下。

韩信瞳孔放大,满脸的不可置信。
尼基塔先生,身体在触碰到阳光的一瞬,出现了片片黑烟。

“你是吸血鬼。”范海辛冷眼看着因痛苦而跪倒在地上的尼基塔,腰间的银色左轮枪柄被他握在手中以防万一:“你不是贵族。所以你惧怕阳光。开一家不起眼的杂货店你身为店长店里也有去拿货的仆人所以不需要你走出去晒太阳。”
“精彩,猜对了。”尼基塔先生勉强扬起了一丝微笑:“我成为吸血鬼后,我竟然吸干了我妻子和孩子的血———”
“看来你原来不是吸血鬼了。”李白说道:“现在阳光照在你身上,反正你都要死了。告诉我实话,把你变成吸血鬼的人,是谁?”


_tbc_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