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信白】犬

私设巨多,教廷特使x范海辛


00 没有人权的狗

卡蒂城*
杂乱的,无秩序的,喧闹的城市。
这里的人们对一切实施暴力,贩卖儿童妇女,妓女罪犯遍布这座城市。教廷和国家曾想过要管制它,没想到的是这座城市的人们对于犯罪卖身已经成了一种类似于传统的生活方式,这种“职业”已在他们脑海里根深蒂固,想要突然间改变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范海辛在这座城市里穿梭。
他皱眉,拍开第n次那总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身侧的女人们伸过来的手,此时此刻他只想拿个牌子举在手上,写上:please don't touch me!

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这些粗俗的妓女,他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办。

所谓的要紧事情,无非就是国王的次子突然不见,而昨天传来消息称曾在卡蒂城见过他。

至于为什么范海辛会来———他只是看上那悬赏任务丰厚的奖金而已。

可要知道,在这么大的一座城市里要找一个人,是特别困难的,更别说这城里住着的还都是妓女和罪犯,范海辛曾拿着照片问过一个女人,那女人大口喝着掺了不知多少水的劣质酒,斜眼看了看照片,之后突然笑道:“哈哈,我也许见过呢,啊呀,要应付的男人实在太多了,我可记不清,哦,说不定他是我的上上上位客人?”

所以范海辛还是决定自己找。

当然,在这座罪犯大把大把常驻的城镇,不管你路过哪条街哪个广场哪条小巷都有可能看到些有趣的事。

范海辛就看到了许多,打架斗殴他不知在这一天见了多少次了,不过———

现在他在一条人少的小巷子看到了一只狗,和三个男人。

他本来是不感兴趣的,虐狗嘛,这城里的变态不杀人就够好的了。虐狗算什么。

当他准备当做什么都没看见走人时,那狗却突然冲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前,狠狠地咬上他的脖颈。

当血水从那布满脂肪的脖子留下,范海辛才反应过来:
my god,这城里连狗都犯罪啊。

另外两位同伴拿起了枪,迅速上膛打向那条狗,狗迅速松开,躲开子弹后扑向另外一人,依旧是———一咬封喉。

仅剩的那位看傻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狗已经绕后扑上了他的肩。

利齿莫入脆弱的脖子,狗使劲地咬着,头摇晃着拽出更多的鲜血,直到那人垂死挣扎停下再也不能动弹时才松了口。

“啪,啪,啪。”

围观全程的范海辛不知死活地鼓掌,狗抬头看向他,在即将扑上来时范海辛手中的任务单刷啦被打开,上面印着皇子的名字和照片。

“韩信,我国著名的王子殿下。”
他单膝下跪,嘴角扬起应付贵族专用的虚伪笑容,声音尽量的放柔放沉,好让对方知道自己并无恶意:“我是来带您回去的。”

狗的四肢慢慢化为人的手和脚,属于犬类的毛退入皮肤里消失不见,一位衣着凌乱的少年出现在李白面前。他那米色的发被高高扎起,虽说凌乱但起码还有个发型,脸上带着别人的血和一些污垢,暗红色的双眸里无任何情绪的波澜,像是死人。

他就这么安安静静站在了范海辛的面前。

范海辛站了起来,脱下了自己巨大的风衣给少年披上,随后将他抱起。

少年在他怀里,不久便安静地睡去。

真是信任我啊。范海辛想:虽说国王说王子殿下会变成狗,但第一次看到狗人不得不说我还是很惊讶的呢。



01 你得陪我

将王子交了回去以为完事的李白,莫名其妙又被叫去了皇宫。

不为什么,韩信王子殿下要见他,要他陪。陪完有钱拿,就这样。

李白内心当然郁闷,那些护卫拿了他的枪抢了他的剑之后还不算,硬是让女仆把他扔到浴缸里洗了个澡,出来后还不能穿自己的衣服要穿特正式的白衬衫,领口还要打个黑蝴蝶结,裤子黑色西裤更不用说不是一般的约束行动,他真想问问那些贵族天天穿这个腿不疼吗?

此时此刻他坐在金色坐垫的柔软椅子上,看着小小的王子殿下在自己面前安安静静泡红茶,还要加糖加奶,泡了一杯,因为太烫,用嘴轻轻吹着,等到不烫了,才放到李白的面前,眼里的期待仿佛星星一样闪着光采。

范海辛受宠若惊并预感这是自己“最后的红茶”。

他还是拿起杯子喝了起来。他不怕王子投毒,也不怕王子这阴晴不定的个性会突然手里拿一把枪过来把自己杀了。

他是不死之身,靠着这副身体,硬生生地活了近500年。

“茶好喝吗?”

男孩清亮的声音里带着巨大的期待在李白的一声“好喝”的回答后化为了欢呼,他在座椅上使劲地蹦来蹦去,完全没有一位王子的模样。

还真是小孩子呢。李白扶额。

喝完茶之后,韩信更不安分,一会拉着他看书,一会把书合了起来说要出去骑马,骑马后又不一会说要回来跟李白聊天。

李白真心觉得这下午又累又无聊。

之所以让他这么累的原因只是这位小狗王子的一句话:“我很寂寞,你得陪我。”


_tbc_
*卡蒂城什么的,是我编的/b

评论(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