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信白】犬


前文:http://jun777654.lofter.com/post/1e718f65_109cf8b5



02 我已经放弃挣扎了

时光总是快速流逝,在时光里的人们却丝毫没有自觉。

对于范海辛来说更是如此,他是不死之身,是被天堂驱逐来到凡间忏悔并接受惩罚的天使,他在人间活了将近500年,从一开始因被驱逐出天堂而产生出对上帝的愤怒到后来前后遇到一同远行的伙伴和教廷。他已经忘记了那位伙伴的名字,只隐隐约约记得是位一头金发的年轻人,每天都带着灿烂的笑容,无论遇到任何事情总会笑着面对。

“我绝不后悔。”
“我要环游全世界,梦想——是世界和平。”
“哎,我说,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难过啊?”

「不会。」
冷漠的范海辛这样说道,当时的他还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天使长加百列,当时的他还以为自己掌控着生杀予夺,当时的他以为自己可以阻止任何事,比如天灾,比如疾病,比如———战争。

那位有着“让世界和平”梦想的青年最终没能实现他的梦想,他和范海辛几乎走遍了全世界,可身子年迈,已经无法回到家乡。

已经是老人的伙伴躺在床上,手缓缓地抬起,像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抚上了范海辛的脸。

高傲的天使啊,终于卸下了那冷漠的伪装,大滴大滴的滚烫泪水流下,打湿了老人的衣襟,打湿了自己的脸庞。

「求你,求你了。」
「别死,好不好?」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得让他害怕,不,当时的一切都让他害怕。

“范海辛……。”
老人艰难地,扬起了微笑。

那真是个难看的笑容啊,带着痛楚带着悲伤带着浓浓的爱意。

老人的手,最终还是垂了下来。

他走了。





如今想起那个人他的心依然会剧痛,也许,这也是上帝给予的惩罚吧。

活着很累,很孤独。

可比孤独更让他害怕的是失去任何重要的,在他内心留下痕迹的人们。

他已经不想再经历那样的事情了。

思念一个人,真是太痛苦了。




“喂,喂。”
“范海辛!李白!”
青涩的少年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范海辛抬头,眉头微皱,面前的少年已经长到了十七八,不再如当年一般乖巧,正是叛逆的年纪,胆子更是不小,竟直接拿出长枪想来挑他。李白侧身躲过枪击,下一秒便将别在自己腰间的剑来着剑鞘抽出,反手回击,金属间的碰撞声响亮刺耳,少年怒极:“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把你的剑拔出来!”

“如果我拔剑了,就说明我准备杀人了。”范海辛的语气里带着几分长者的无奈,淡漠到有些疏远的味道:“当然如果你想让我把我左轮掏出来在你的左腿或者右腿上开个几枪我也是没有意见。”

“…切。古板的老头子!”
韩信闻言知道他心情不好,只好把手中的长枪放下扔给旁边的侍卫:“你说你活个几百年,故事也就把德古拉给封印了,还没搞死。你说你个猎魔人怎么做的。”

“噗,我们伟大国王的次子殿下,你现在的口气跟教廷那些一提到德古拉就吓得发抖的无用家伙一模一样。”

“可我可不怕德古拉。”少年不服气地回道:“若是那混蛋醒过来,我会用我的长枪把他送回地狱去。”暗红色的双眼里带着兴奋和一股狠劲,范海辛笑着看着他,不再言语。

只是他从不知道,自己眼里那不自知流露出的百年寂寞,深深印在了少年的脑海里。




03 我是王子,可我还是你的狗。你是我的全世界。


德古拉果真如同自己曾说过的:“我终将归来。”再次醒来。范海辛身为唯一战胜过这位强大恶魔的猎魔人,自然肩负把他再次弄死的使命。

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国家的第二皇子,兼教廷特使的韩信。

如今的他已是位青年,不再似儿童那般幼稚,却依然坚持陪着范海辛一起去。他得承认自己对范海辛有鬼,这家伙把自己带回去后他就一直对这位活了几百岁的猎魔人憧憬爱慕,使劲训练自己,想成为他那样不可战胜的存在。

他得感谢自己是位次子,还有会变成狗的羞耻技能,不然父亲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亲儿子去冒这个风险————说实话,如果他的父亲真对他很上心很疼爱,当年他又怎么会走丢到卡蒂城呢?

“范海辛。”他开口,声音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话而沙哑。
“嗯?”那人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像是在生气般:“后悔了?我早说了你别跟我来你…”
“不后悔。我只是想说……”韩信忙打断他的话免得这位看起来不太会说话实际上一开口嘴巴毒得可以杀人的家伙把自己气死:“我会保护你的。”

“噗。”
范海辛那欠揍的嘲笑声如预料那般响在耳边,韩信正打算捂住耳朵不去听他那即将说出口的讽刺语言,那人却意外地,在平静下笑声后轻声说道:“你别死就好了。”


别死,多么简单的要求。韩信想,我还要帮你杀了德古拉呢。


可当他和范海辛与德古拉对战……不,干脆说只是范海辛在和德古拉战斗,他根本一点忙也帮不上,只是被那恶魔的威压吓得连站立都困难。

战斗的时间他已经不知道了,似乎已经打了很长时间。范海辛最终还是占了上风,在德古拉一个失误时将其压倒在地,十字驱魔刀抵在他的心脏前,下一秒就要刺入将其搅碎。
“看来,这是你的新伙伴?加百列?”德古拉丝毫没有危机感,反而眯着眼睛嘲笑道:“看来那位金发的青年已经死了,啊不对,应该早就死了,凡人的寿命如此短暂,估计你还来不及跟他说我爱你这些情话他就死了吧?嘛,你这家伙的个性倒也不会说就是了。”

“我真希望你这家伙400年前烂死在地狱里。”范海辛低声说着,声音里带着快要无法抑制的情绪,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那是什么。

只是德古拉说的话仿佛一把利刃,将他心中不断藏着的那道深深的伤疤找出来,暴露在空气中,一点一点挖开结痂的伤口,剜着里面的皮肉,把血水都放干,把肉全部狠狠搅碎,像烂泥一样。

他埋了那么多年的思念和寂寞,如今像是泉涌般涌出,他的心在绞痛,他几乎要被这悲伤激得握不住手中的剑。

“无论是我400年前死了还是沉睡,反正你都会活着不是么?”吸血鬼伯爵循循善诱般,声音带着莫名的温和:“这是上帝对你的惩罚,你只能在这永生的孤独里忏悔,你从天堂跌落到这人世,却连爱人的资格都没有。”

“闭嘴。”

“不觉得上帝很残忍很该死么?你是那么忠心耿耿的天使啊,你的一切考虑都是为了他,而他却因为那小小的分歧把你赶出了天堂。”

“闭嘴。”

“为什么不放松自己呢?你明明已经不是天使了。加百列。”德古拉无奈地摇头:“你明明可以为所欲为,干自己想干的任何事,女人,金钱,权力,只要是你的话,只要是你想的话,你统统都可以得到。”
“加百列,你这么折磨自己,何苦呢?”

“闭嘴,闭嘴,闭嘴。”

范海辛脸色苍白,如果说他那湛蓝色双眸里的神情像没有风浪的海面一样平静,那此时此刻那海便是刮起了狂风暴雨,所有情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泪水不自觉地从眼眶里滑出。握剑的手抖得厉害,他另一只手慌张地伸过来,双手握剑,颤抖终于不再那么激烈,他深吸了口气:“伯爵,这次,下地狱去吧。”

德古拉的嘴角扬起得意的微笑:“好啊,拉上你一起。”

他的手指指挥着自己之前战斗被范海辛打飞的魔剑,此时那剑浮于空中,想无法控制,风浪奔跑的马儿一样,剑尖直指范海辛的心脏。

范海辛闭眼,他知道德古拉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那魔剑是唯一能够杀死自己的存在,如果被刺中心脏,他必死无疑。
可他无法躲开。他也不想躲开。



十字驱魔剑刺入了德古拉的心脏的同时。
温热的血液泼洒在了他的脸上。

却没有任何痛觉,范海辛猛地睁眼,抬头看到的————————

是一个人。一只被魔剑贯穿心脏的人。

韩信。

大脑突然炸开,脑海里一片空白,耳鸣嗡嗡作响。

眼前像是走马灯一般,闪过的画面,全是那米色头发的人。

从稚嫩的幼儿,直到叛逆的少年,再到成熟的青年。

这个人是他看着长大的皇子殿下。在范海辛眼里,他什么都不缺,他什么都有,什么都如他的意愿在执行,在范海辛看来,韩信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不该有烦恼和爱而不得这种东西。

他厌恶又嫉妒韩信的存在,所以总是对韩信恶语相加。可在这厌恶和嫉妒两种感情后面,他又是那么爱着韩信,那么溺爱着自己看着长大的男人,所以无论韩信提出什么要求他都可以去做去帮他实现。

明明他才是那个不断付出的人啊,明明韩信还是那个趾高气昂指挥下命令的家伙啊。

为什么,为什么……

“韩信!!!!!!!”
「不不不不不不不」

「上帝上帝上帝上帝」

李白冲了上去。

「求求您,别这样对我啊」

“我的梦想是世界和平!”

「求求您了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我很寂寞,所以你得陪我。”

「我不要这样的结局!!!」



他接住了韩信。

韩信居然在微笑,他居然还在冲自己微笑。
“傻瓜……我是不会死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范海辛浑身都要颤抖,他语无伦次,泪水不断滴落在韩信的脸上:“你…你是笨蛋吗……”

“…我也不知道…”韩信轻生说道,魔剑插入了他的腹部,闪着血色的光吸取着他的生命,范海辛想把它拔掉,那剑却仿佛长在了韩信的身上似的,根本拔不起来。
“我不是说…要保护你…吗?”
韩信抬起他的左手,抚上范海辛的脸颊。
“我是王子。”
“可我还是被你救回来的狗。”
“你,是我的全世界。”

韩信微笑着,他的身体支离破碎,化作一点点的光辉,慢慢的,慢慢的被风吹走,不见踪迹。


“啊——————————————”

被天堂驱逐百年的天使,在此时,号啕大哭。


04 回去吧。

最终范海辛带着胜利归来。

只是皇子韩信死了,连灰都不剩。

国王听到这个消息后,差点从王座上摔了下来。

他想要找这个猎魔人一问究竟时,却怎么也没人找得到他了。

像是从人间消失了一样。




“呀呀,加百列。”

温暖的金色阳光洒在范海辛的身上,现在的他脱去了厚重的风衣,帽子压在了风衣的下面,此时的他身着黑色常服,因为型号不对,衣服松松垮垮,他的身型看上去比平时更小了许多。

他坐在悬崖的边上,只要他弯个腰就能坠入那悬崖底下的急流里。

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站着一位天使。

“天使吗?你的气息很陌生。是新来的?”
范海辛不回头,轻声问道。

“是的,加百列阁下。”
天使说道:“我是来接你回去的。”

“上帝原谅我了?”

“当然。想必你终于悔过了。”

“……是啊。我太后悔了。”范海辛自嘲地说道,站起身来,转过头去看那位天使。

之后,良久的沉默。

他惊讶极了。

“好啦,是我。亲爱的加百列。”那是身穿白衣的韩信,他背后拍打着属于天使的翅膀,他冲李白微笑,并伸出了手:“由我一个无名的小天使来接我们的天使长殿下,您不会觉得难堪吧?”

范海辛笑了起来。

他握住了韩信的手,扑进了天使的怀抱。

“当然不会。”


end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