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信白】傀儡

跟sea菌小天使一直聊的。高肉,虽然我还没有写完x
谢谢,不然我真的会放弃这个脑洞。

设定韩信性格独占欲max,李白是韩信曾经的玩伴,之后因车祸失忆被韩信带到另外一个城市并被韩信洗脑以为自己是他创作出来的人类。
我知道设定很雷但请不要喷谢谢谢谢。
—————————————————————
混沌。
黑暗。
寂静。

这是哪。

少年茫然地回望四周,不知所措。
这一切唯有地上自己白色的影子与这世界截然不同。
充满活力的,机灵的,狡猾的,


独一无二的。


“呐,你就准备在这里一直站着?”
影子的脸上绽开了一个黑色的笑容。
就像是被撕开一个裂口一般。少年想。

之后,他不再看向那影子。

像是有强迫症一样,他觉得那个笑容出现在自己白色的影子上真是难看极了。
“为什么不走一走呢。”
影子的声音里充满渴求,像一个小娃娃,为求自己的心愿得到实现而可怜兮兮地哀求。
“你以为,就算我走了。还会有什么呢?”
一直沉默的少年终于开口轻声说道,嗓音以为太久没说话而有些沙哑。

“会有啊。”

少年愣了一下,他将视线转回到了影子身上。
影子依旧在微笑。

“只要你愿意,就一定会有的。”
“因为世界是有光的啊。”

———————————————————————————————
清晨,天空被初升的太阳照亮,淡淡的霞光覆盖了整个世界。
“咕,咕,咕………”
窗外传来鸽子的叫声。
在x小区唯一的一栋别墅里,李白缓缓睁开了眼睛。
似青似蓝的眼眸里什么都没有。
他茫然地侧头向自己的左手看去。


依旧有一根红线系在床头。


试图坐起来,腰部的酸痛和下体的痛楚却让他放弃了这个念想。
右手无奈地扶上额头,他是不是改庆幸韩信这次是在床上做而不是把自己推倒到地上或者哪里强干?
床铺很软,这反而让他找不到能撑起身体的借力点,反而在床里越陷越深。
…要不要这样。
李白头疼地捂住自己的额头。
再次抬眼看,发现手上满是红色紫色的斑斑点点。
不,是全身。

都是那家伙留下来的。

可恶的,狡猾的,敏感的。
自称是自己的创作者的韩信。

“为什么创作我?”这是李白对韩信说的第一句话。


“因为我需要你。”那时的韩信笑容灿烂得如绽放的鲜花,双瞳里真挚的感情让李白不禁艳羡。

因为那是自己所没有的。

——————————————————————————————
“吱呀……”
房门被推开,红发的青年走了进来。
他手里托着一个食盘,里面放着一碗五谷杂粮粥,两块豆腐乳,一杯刚泡好的猴魁。(ps:猴魁是一种茶)
原本板的死死的脸颊看到床上人的龊样忍不住绽开微笑。
李白白了他一眼。
餐盘被随意放在了床头柜上
韩信吻上了李白的唇。
他的舌先是撒娇一般地一点一点探入那人的口腔,手则悄悄解开在少年身上本属于自己的白色衬衫的纽扣。


“嗯……”



TBC
hhhhhhhhhhsea菌一定会打我的hhhhhhhh
@neturnom  我都艾特你了没抢到沙发不怪我了2333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