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信白】心陨2』青涩。

教廷信x范海白

前文:http://jun777654.lofter.com/post/1e718f65_fa22b63


凌晨5点,鸟儿陆陆续续醒了,啼叫出欢快的歌,月亮依然挂在天上,星辰却已经消失不见,太阳从最东边慢慢探出了一个小头,像是水煮蛋,散发出的暖暖的光芒将自己周围的云彩和天空一点点染成淡淡的橙红。
本就睡的不太安稳的少年被几声鸟鸣吵醒,缓缓睁开眼睛,那双湛蓝色的美丽瞳孔微微眯起,眼角的淡淡的青色和少年不自觉的皱眉让人明白他睡得并不好。
下一刻他就从床铺上坐起,换衣服换裤子,刷牙洗脸去餐厅啃一块面包再从咖啡机里倒了一杯咖啡草草了事早餐随后便离开了住所。
教堂离自己住所并不远,他步伐很很快,也很轻,虽然他本来就有正当理由自由进出教堂,他的身份也允许他这样做,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翻上教堂的围墙,跳下来后环顾四周,他承认自己确实有些心虚,事后想想:在这个时间点哪些士兵还会有力气在教堂里一步一步用力敲打出的那像交响曲节奏的响声来巡逻呢?
“谁?”
一个声音在空中响起,李白着实被吓了一跳,发现那人还没看到自己同时也离自己的距离还算远,身体迅速做出反应快步走入教堂,侧身将身体贴在门上。
他可不会像傻子一样束手就擒。
那个人听到脚步声后疾跑跟来,少年微微扬起嘴角,双手拿过一旁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扫把:或许是哪位仆人粗心落下的,不过。谁在意呢。
“出来,我知道你……”
“嘭!”
韩信表示他今天他起床起早了点准备去巡逻结果发现了一个行踪诡异的人,跟过去后本想把他抓起来,没想到对方居然出其不意把一个扫把狠狠排在自己脸上。
干巴巴的扫把毛拍的他脸生疼,外加一堆灰尘让他连续打了3个喷嚏才停下来,咬牙切齿地四处张望:“让我逮到你你就死定了小偷,贼!”
李白早已在扫把扔到韩信脸上时躲到了门的后面,颇有些遗憾不能看到他那张恼怒的脸。他听着韩信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下一刻,在韩信看到自己时,他扑了过去,扬起了拳头。


韩信对这突然的举动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他被李白扑倒在地,那人在把自己扑倒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拳头猛砸他的脸。

韩信不是没听说过李白莫名其妙晕在湖边,被找到时几乎没了气。论自己干出的事自己确实应该不还手。

可是韩信就是韩信,他想干打就打想还手就还手,无论从身份上李白是自己的主人还是从自己把他推下湖去理应有的负罪感。

他一只手快速地握上李白一只手的手腕,李白皱了皱眉,右手不再捶打而是直接用指甲捏上韩信的脸,指尖挑破了一块皮,韩信嘶了一声后另一只手握拳直打向李白的脸,李白措不及防,牙齿咬破了舌尖,尝到了一丝丝血的惺味。

韩信自然比他还不到哪去,他的鼻子被李白的拳头打中,血液慢慢流出,流直他的嘴唇上方,血水停留在唇上的一种瘙痒感,让他不得不用舌头舔去。

不过韩信当然也不会再让人李白在自己身上骑下去了。他双腿弯曲发力使自己有力量坐起来,李白明显知道他想干什么,一口咬上韩信禁锢自己手腕的手在对面惊讶松手时猛地站起随后双手按着韩信的肩膀发力一推…
韩信的头狠狠撞到了地上,整个人几乎像是被摔到地板上一般,后脑勺似乎破皮了,隐隐做痛,头又些晕沉沉的但还不至于让自己失去理智昏过去。

罪魁祸首却还站在自己面前,脸上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眼眸里的情绪带着嘲讽得意残忍以及各种不应该属于虔诚教徒的神情。

李白当然不会感到任何内疚。因为面前这个人所做出的事他差点就死了。不管冻死在湖边还是发高烧烧死……似乎都不是什么很好的死法。
所以,自己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这个家伙连点内疚都没有?

何等放肆,何等让人恼火,何等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所以自己当然要好好揍他一顿。


“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李白。”
韩信躺在地上,兀自露出一个冷漠却又带着讽刺意味的微笑:“居然没把你弄死,真是个失误啊。”

“噗,可不是吗?”
李白接茬说到,他当然知道自己面前这人在嘴硬。

“所以,这不是为了报答你来了吗。”
他俯下身子,被擦的锃亮的黑皮鞋狠狠地踩上韩信的手,无视其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的脸庞,脚上一点点碾着他的手,韩信自然不会安分让他这么踩下去,可当他的手一想发力那人却更用力地踩了下来,手心的皮肤似乎已经被鞋跟磨破了皮,感到丝丝麻麻的疼。

李白眯起眼睛,他那如黑羽般的长睫轻颤,嘴角笑意盈盈,笑的宛如清风吹过又宛如冰雪消融,却又带着冰冷和残忍。让人的大脑瞬间清醒忘记呼吸。


韩信从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笑得如此好看。
不过自己手上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面前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究竟能有多丧 心 病 狂。

突然楼顶的钟发出铛铛铛的响声,周围开始出现人们所发出的细微声响。

韩信依旧盯着李白,而李白也盯着韩信,大眼瞪小眼,最终是李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蓝色的双眸因从窗边照进来的阳光而折射出不一样的光彩。

他有半个人都沐浴在了清晨的阳光下,少年身体稚嫩的线条和美好的面容让人想将他形容为天使。

“别盯着我的脸发呆了。脑子里缺根经的特使大人。”
那像天使一样的男孩笑着对他伸出手,情绪的大变让韩信吃惊,他站起来直视少年的眼眸,眼里友善的情绪不知是真是假。



“就算你我一笔勾销吧。我未来的骑士先生哟。”


—tbc—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