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iaconico

我本楚狂人 凤歌笑孔丘

【信白】 心陨3』光



“这不是他的错。”
李白的长兄总是在长辈们责骂李白时挡在他面前。
少年抬起头,愣愣地看着那有着与自己的银白完全不一样的耀眼金发,身负家族骄傲的兄长。
“让他跟我去骑士团,去梵蒂冈。”
青年的声音明朗,他高声说到,仿佛是在宣布什么。
“我相信我们的Van helsing,在那里绝对会展示他所应有的能力与才华。”
青年转过身来看自己的弟弟,眼里带着温柔和巨大的期望。

在此之前,李白从未被这样的眼神注视过。

青年走到他的身边,握住了他那微微颤抖的手。
李白抬起头,湛蓝色的双眸里的情绪迷惑,却带着隐隐的渴求。
刘邦轻笑。
“跟我一起走吧。Van helsing,李白。”
—————————————————————————
季节虽才刚入夏天,太阳却已毒辣到了将地面烤得可以烧鸡蛋的地步。烈日炎炎,成群的知了在树上发出震耳的声响,来来往往的人们却已习以为常。
李白有些后悔了,在这个时候答应韩信和他出来巡逻城郊,天气热成这样,连马儿被牵出来时都不情不愿的。
“怎么了?我们的李白大人,未来教廷的希望,这样就不行了?”韩信挑衅到,虽然他也热的不行,汗液将他的衣服粘湿了大片。
李白撇他一眼,脱下教廷信徒的外套,仅留一件黑色短袖里衣。在将外套成结戏在自己腰间后扬起马鞭,冲向前方。
“让我们看看谁比谁先跑到湖旁边——!”
“哇李白你耍诈—!!”

阳光明媚,终于有风驶过,为大地带来丝丝清凉。
两位少年骑着骏马,一前一后互相追逐,到岔路和拐弯处时却十分有默契地让一人先过,另一人才紧随其后。

长时间相处下来,
这家伙似乎并不是那么令人讨厌。

韩信这么想着。
李白这么想着。
突然同时扭头将视线看向对方,尴尬了几秒,随后却又相视而笑再次分开。


“韩信。”
那是踌躇的,小心翼翼的语气。
李白的声音很轻,似乎要被蚂蚁声淹没,或者,他希望那声音被淹没般:“我们是朋友吗?”

“是啊。”
对方明亮的声音像是一道光,解开了他眼中的迷茫。
“我们当然是朋友了。”
韩信冲他微笑,阳光从他身后照下,金色的光使他银白的发闪着淡淡的光辉,褐色的双眸坚定却又带了些许的温和:“你不这么认为吗?”

李白愣愣地看着他。

最后,他低下头,低声说道。

“我当然这么认为。”



—tbc






觉得自己六一再不更没道德了(x)
那,晚安。

评论(6)

热度(25)